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橫埠河老街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8-26 09:35 來源:
分享:
0


  遠離家鄉的人都是風箏,故鄉總是用線拽著,不讓我們飛走了。拽我的那根線,就是橫埠河老街。
  老街依偎在故鄉的母親河橫埠河南岸,歷史悠久。據史料記載,橫埠河老街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間,在清末和民國鼎盛一時,街兩邊店鋪林立,每家店鋪都是木板排門,有石墩、石門檻,街道滿鋪青石,小商小販穿街走巷,熱鬧非凡。
  我出生的時候,橫埠河邊貨物集散地碼頭早已消失,老街的古建筑也所剩無幾。雖然舊時繁華不再,但老街的生機和熱鬧一點也沒減少。老家周圍幾公里只有在老街能買到各種生活用品,沿街有商鋪和各種小吃,來老街的鄉親們自由買賣,各取所需。
  小時候,農村生活很拮據,物資貧乏,總感覺吃不飽。老街最吸引我的就是那些好吃的。說好吃的,其實也就是油條、糖果、糕點之類,童年時代能吃上這些東西就非常幸福了。
  我家離老街有一里多路,父親每次去老街,我總要纏著他,跟在后面,不為別的,就為能吃上兩根香脆的油條。五爺的油條鋪位于老街中段,剛拐進老街,油條的香味就遠遠地飄了過來。父親領著我走進店里,找條長板凳坐上,然后朝五爺喊道:“泡杯茶,再來四根油條!”五爺的油條論根賣。他嘴里應著“好嘞”,手上動作快起來,搟面、切面、下油鍋……油條炸成型后,用兩根長竹條夾住翻轉一下,炸另一面。兩面都炸熟了,仍用長竹條一根根地將油條夾出來,放進鐵筐里,將殘留的油濾干。不一會兒,伙計就將金燦燦的油條端過來。我的味蕾禁不住興奮起來,便伸手去抓。父親用筷子敲著我的手說:“油條剛出鍋,別燙著了!”我嚇得縮回手,接過父親遞來的筷子,夾起一根油條慢慢地吃。之所以慢慢吃,一是因為油條溫度還沒有降下來,燙嘴;二是因為我不能三兩口就吃完了,饞得慢慢解。
  母親也經常上老街買東西。她的節省在老家是有名的,一分硬幣恨不得掰開來花。母親去老街大都是趁我睡著的時候,她不愿帶我去,因為我要是去了,會纏著她要這要那。有一天早晨,天沒亮母親便去了老街。她轉悠了一個來回,只花五分錢買了一把拾糞的耙子。母親回家后,我光著屁股從被窩里爬起來,跟她要油條吃。她舉著拾糞的耙子說:“莊稼人每分錢都要花對地方,一根油條一毛錢,我能買兩個耙子,兩個耙子能拾多少糞啊!”我失望地又鉆進了被窩。
  老街上的街坊鄰居很多,我對三個人至今記憶猶新。
  印象最深的是炸油條的五爺,他身上長年有股菜子油的香味,很好聞,走到哪兒都有小孩跟在后面聞香味。老街的清晨都是五爺用茶泡醒的。“茶來了——”五爺的一聲吆喝,老街便在茶里沸騰了。在五爺的吆喝聲中,鄉親們的叫買叫賣聲開始此起彼伏。
  開雜貨鋪的九爺長年戴著高度近視眼鏡,他知識淵博,故事把他的肚子撐得滿滿的。九爺的雜貨鋪里什么都有,煙酒糖茶、學習用品……多得數不過來。九爺的算盤打得好,不管誰去買東西,無論花多少錢,他總要在黢黑的算盤上撥弄一番,然后報出錢數。其實很多時候根本用不著算盤算賬,但九爺總是樂此不疲地打著算盤。父親說九爺愛顯擺他的算盤,顯得他有學問,還說非得找個機會考考九爺。有次喝酒的時候,父親紅著眼睛叫九爺好好算算老街的日子有多長。父親的一個玩笑,九爺當真了,抱著算盤撥弄了一天,最后只發出了一聲悠沉的嘆息。此事我是聽父親酒后說的,真假已經無所謂。如今,九爺睡在老街后面的小山上,他最后一次打算盤的時候,找錯了一個青年的零錢。五爺挨著九爺睡在山上,他的兒子繼續吆喝著喝茶的調子。但沒吆喝幾年,五爺的兒子就一把鐵鎖鎖了店門,去了南方。
  還有那個彈棉花的師傅,忘記他名字了,依稀記得他眼睛很有神。有一年冬天,母親領著我去找他做棉被。只見他戴上白色的帽子和白色的口罩,背上一把大吊弓,將弓弦貼近棉花,左手緊握弓的長柄,右手握住彈花木錘,頻頻擊打弓弦,有節奏地彈著。隨著嘭嘭嘭的聲響,一堆亂棉漸漸被彈成整整齊齊的棉絮。那時候,老家手工彈棉花的工匠就他一個人,生意特別忙。時過境遷,現在還有誰做手工彈棉花的營生?有次回老家,我陪著年邁的母親走在老街上,問起彈棉花的師傅,母親搖搖頭說:“多年沒見他了。”
  每次回家鄉,老街我是必去的。在歲月的打磨下,老街的每塊青石板都泛著亮光,有的已經磨成凹形。穿過寧靜安詳的街道,就像漫步在寂靜幽深的村落小巷,我童年的記憶一下子鮮活起來。只是老街早已今非昔比,整條街人去樓空,排門緊閉,落滿灰塵,斑駁的老墻向偶爾路過的陌生人講述著滄桑的往事。
  在新農村城鎮建設的蓬勃大潮中,橫埠鎮快速崛起,交通和商貿業非常發達,城鎮規模遠遠超過老街。老街失去了地理優勢,像個與世無爭的老人,每天倚在墻角曬著太陽。歲月靜謐,流年無聲,恰好可以安放一顆恬淡的心。

□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市場監管局千佛山市場監管所 錢柏生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美丽骷髅APP
福建36选7 云南时时彩走势图 浙江11选5五码走势图 亿客隆彩票APP客户端下载 苹果版飞艇计划 极速快乐十分软件下载 北京快乐8 网上快三单双大小技巧 天津11选五走势图 上下盘单双 25选5 北京pk10直播网站 群英会顺一稳赚技巧 天津快乐10分开奖 捕鱼大富翁版本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