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打马陵阳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08-19 14:03 来源:
分享:
0


  像是睡了个千年的觉,做了个百年的梦。梦里,我是一个去金陵乡试的书生,途经陵阳古镇,住在陵阳西南麓的所村陈氏太平山房。
  二楼厢房住着三五个和我一样去乡试的秀才,各自闭门关窗,隔开外界勤?#37327;?#21535;。我并不只是一介书生,透过二楼的?#20301;?#38613;窗,可观楼下学馆的学?#29992;?#25671;头?#25991;?#22320;背书,还可看东西街上的人来车往。但这并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提前几月负笈离?#26131;?#21040;陵阳,就是为了摆脱父母大人叨唠,好好看看盛传不衰的陵阳山水和人文古迹。读书之余,我更?#19981;?#25171;马踏花,寻踪觅古。
  我去过陡壁悬崖、古木参天的神龙峡谷。这里飞瀑流泉,鸟鸣猿啼,自古是徽商赣客朝九华山的必经之地,千百年来在其慈风熏染下,形成独具特色的古道信仰文化,也衍生了许多口口相传的传奇故事。世间总?#24515;?#20040;多异曲同工的悲情传说,四两麻线打不到底的苦木潭吞噬了传说中悲剧?#20449;?#20027;角——书生和村姑的爱恨情仇。
  我也常流连于红尘滚滚的陵阳老街,喧腾、繁华、?#36824;蟆?#24555;马轻裘……这里不仅仅有商贾、贩夫的忙碌身影,亦有?#28304;鎩?#21517;士朝来?#21644;?#20185;道、侠客杂居其间也有据可考。一张张或红或黄的?#20449;疲?#38081;匠铺、木匠铺、理发铺、弹花铺、笤把店、旅馆、手工豆腐坊……处处充满烟火味。?#39029;?#24120;独坐一隅,清酒一杯,怀古抚今。
  我还没?#34892;?#25104;忧国忧民的成熟理想,但对顺江而下南至陵阳的?#30475;?#22827;屈原敬仰不已。我不知他停留过哪家旅馆,去过哪条街巷,只知他是第一个踏足陵阳,将陵阳推而广之的巨擘。陵阳的历史文化大致因这位文化巨人的到来而更加厚重,之后多有诗人雅士寻屈子遗迹而至。西汉建陵阳县后,繁华旖旎?#20004;瘢?#20351;我这个赴金陵赶考的学子有?#24605;?#23487;陵阳古镇的理由。
  南流桥,我每天?#23478;?#36208;一回。花岗岩石条钝重厚实,桥脊和两岸屋顶齐平,气势非凡。斧钺形桥?#24352;?#27700;迎流,彰显着一种盛?#35272;?#30340;大气?#21480;恕?#21335;流河水自西向东流淌不息,乌篷船送走多少商场巨贾,又迎来多少官场政要,富庶了这方土地。南流?#24433;?#30340;棒?#25104;?#27492;起彼落,一代代红颜老去,村姑变老妪。汉武大帝一纸手谕成就了陵阳古往今来,至清初我的到来仍是李白当年的“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34180;?#26446;白一百年后,?#26377;?#33457;村尾随而至的杜牧留下“凌寒瘦骨寒如烟,照水清光翠且重”的诗句。一个“翠”字,道出陵阳清朗的山水文脉。还有之前的谢脁、刘禹锡,之后的李商隐、?#29031;?#31561;一干文人学士。他们发扬光大先人古韵遗风,陵阳因此文气斐然,千古名存。
  从历史文化积淀的厚土中滋养出来的陵阳人,民风?#37202;樱?#23562;教好儒,秉承士商并举的人生理念,创造出陵阳富足与鲜明的地域文化。我所居住的太平山房就是由所村陈氏氏族公堂改为义学和生童赴试投宿的学馆,这足以坐实陈氏?#26131;?#23545;文化的看重。
  进出于斗拱飞檐的太平山房,我多次仰视那块勒刻“积善流芳?#22721;?#31034;后人的石?#25671;?#21310;下砖雕八仙?#36857;?#22823;门门榻雕刻?#20843;?#40857;?#20998;欏薄?#30707;匾和浮雕两侧是“凤落宝地”和“麟吐玉书”的山水壁画,门楣梁枋上是吉兽送瑞、鱼龙?#27663;?#30340;图案,大概是祈愿来馆的学子书生们玉书有成吧。?#39029;?#24120;想,得有多少能工?#23665;?#30340;细致功夫,才能完成如此恢宏精细的建筑艺术!谢家村的惊世才女谢道韫,总令后来的书生们顿首。淝水之战后崛起的风流谢家文气冲霄,所谓“王谢堂前燕”亦是灵光显现,否则百姓怎会自喜于那只飞入家门的燕子。
  ?#39029;?#24120;在天井边踯躅。苔绿点亮了麻石条,穿堂风风过无痕,瓦檐上滴落下来的雨水在天井里汇聚,叠映几许旧日的人面?#19968;ā?#21482;是流水无意,随释水渠缓缓流去。
  我没有长安城里大历十才子之一李益的诗才,便不奢求王室遗女霍小玉的青睐。“从?#23435;?#24515;爱?#23478;梗?#20219;它明月下西楼”,游学京城待试的才子传说中是浪漫薄情的。我只是一介书生,除了读书、应试,也和李益一样,还是一个打马乡间、踏花山野、徘徊老街、追古溯源的翩翩少年……
  南流河的棒?#25104;?#20256;来,惊醒?#23435;?#30334;年一梦。醒来,已是21世纪的2019年。陵阳古镇啊,在梦中的我之后历经兵燹,毁了容颜。今天,我已不是那打马阶前的翩翩少年,陵阳老街的繁华昌盛也是风烟俱净,任由后来人凭吊。
  现代人早已习惯了车水马龙、?#32440;?#27700;泥的城市森林,还有几人?#34892;?#36259;在南流桥把?#29238;?#25293;遍??#21482;?#26377;几人肯驻足桥头古枫,回望明月中南流河无声的粼粼波光?
  时易世转,惊?#38395;?#23736;过后,繁盛在一缕青烟里消磨了最初的颜色。可是,我仍愿做那梦里的翩翩少年,于来年某日,再次打马陵阳、踏花山间。

□?#19981;?#30465;东至县市场监管局 徐铁云

(责任编辑?#28023;?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

美丽骷髅APP